欢迎访问重庆市中华职业教育社官方网站,今天是
重温黄炎培“周期率”,为中华民族谋复兴
作者:重庆市中华职业教育社 来源:重庆市中华职业教育社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8日 点击数:

重温黄炎培“周期率”,为中华民族谋复兴

林勇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诞辰98年。当前,全党正带领全国上下深入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主题教育活动。《国家治理》周刊的一篇文章将新时代“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内涵概括为:“不忘初心,坚定信念跟党走;牢记使命,乘势而上勇担当;永远奋斗,解放思想再出发”三个方面。

回望百年社团中华职业教育社同百年大党中国共产党共同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所共同走过的将近一个世纪的风雨历程,其中有一段历史特别值得回味——1945年7月,时任中华职业教育社理事长和国民参政员的黄炎培在延安向中国共产党主要领导人毛泽东同志提出了如何解决“历史兴亡周期率的‘黄炎培周期率难题’”,极大地启发了中共早期的主要领导人。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这与黄炎培创立“周期率”理论的初衷是一致的。是故,值此中国共产党成立98周年之际,笔者不揣浅陋,对黄炎培 “周期率”理论提出的时代背景、基本原理、主要内容及社会影响等进行整理,并略加分析,以向建党98周年献礼。不当之处,敬请方家指正。

一、黄炎培创立“周期率”理论的时代背景及主要原因

黄炎培在《中华复兴讲座启事》(见《中华复兴十讲》第三页,三联书店2014年6月第1版。)中写到:“对日抗战,既及五年,战局日趋扩展。胜利之机,日趋尖锐,吾国前途希望,日益远大。但一时间之痛苦,或将加甚,最近暴日西占滇缅,东窥浙赣,大由悍然不顾,以求一逞之势。国人愤激不可终日,而以青年学子为尤。炎培私念吾生服务达四十年,自初入社会,怵于瓜分之祸,即以挽救国族危亡为职志,亦尝大声疾呼,以醒国人。”此篇演讲作于1942年7月初,当时对日抗战战势吃紧,黄炎培创提“周期率”理论的主要原因,正如演讲所说, “怵于瓜分之祸,即以挽救国族危亡为职志,亦尝大声疾呼,以醒国人”。

二、黄炎培“周期率”理论的主要内容

(一)基本原理。黄炎培 “周期率”理论的原理用一张图来表示(见附图1)如下。这张图分为内外两圈:内圈为“个人兴衰成败律”(图中用②表示);外圈为“民族兴亡周期

 (附图1)

律”(图中用①表示)。黄炎培在《揭示民族兴亡周期律而抉破之》演讲中,就内圈 “个人兴衰成败律”(内圈②)的解释如下:“这张图表示一个人或一个人家的兴衰成败,逃不出这个圈子。原来贫贱的,他一定能勤俭,就会成功;既然成功了,想享福,因此就趋于奢,既奢又惰,当然失败了;失败之后,只好拼命勤俭,自然慢慢的又会成功。”

黄炎培在《揭示民族兴亡周期律而抉破之》演讲中,就 “国家民族兴亡周期律”( 外圈①)解释如下:“在一个人家由失败到成功,完全靠勤俭,一个民族,个国家呢?埋头苦干,努力工作,就是勤;增加生产,节约消费,就是俭。除这些以外,还靠两个字——‘敢死’。一个国家要在失败后从死里去求生,第一就只有靠‘不怕死’。因为对方是成功的国家,他总想享受,哪里肯死,哪里敢死。他不肯死,我肯死。他不敢死,我敢死。这样当然就成功了。”

(二)抉破方法。“周期率”圆周图提出之后,黄炎培继而在《揭示民族兴亡周期律而抉破之》一文写到:“有一天,和一位自然科学专家,谈到这张圆周式循环的图画时,这位专家说:这却和自然科学的周期律(periodic law)一样。在化学上,原子的变化,有一定的轨道;在物理上学,力的动作,也有一定的轨道。我听了之后,深深感觉我又找到一个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想通的道理来了。于是我就关起门来,仔细地想,想而又想,恍然大悟——大悟到这个定律,中外古今确是透彻着的;又打悟到圆周图中间,有个间隙,可以抉破它。”

1.民族兴亡周期律(外圈①)抉破法。黄炎培1942年8月2 日在日记中写到:“自强不息,乃抉破此民族兴亡周期律之不二法门。”

2.个人兴衰成败律(内圈②)抉破法。黄炎培使用了善性循环(附图2)和恶性循环(附图3)两张图来揭示抉破个人兴衰成败律的方法。黄炎培指出:“个人处境有两个循环如右图:如何从恶性循环跳入善性循环,须从努力下手。” 具体如何努力,黄炎培在1942年3月3日日记中提出了以下六个解决办法:①基本:仁—服务; ②工作中心:诚一一信实;    ③方法:勤一一努力;④前驱:智一一虚心求进;⑤后援:俭一一节约; ⑥最高精神:勇一一牺牲。

 (附图2)

(附图3)

三、黄炎培 “周期率”理论的三次提出及其影响

(一)第一次提出:黄炎培1942年5月26日给妻子姚维钧的书信及当日黄炎培的日记。黄炎培自己对“周期率”理论的文字记载,最初见于他1942年5月26日写给妻子姚维钧的书信和当日黄炎培的日记之中。黄炎培在信中写到:“谈明末之乱由农民生活破产,统治势力腐化所致。诚然进而研究统治者何以腐败则实受一种周期率的支配,‘由成功而畏死贪生而失败而冒险而成功’。此乃社会演变的周期率,一治一毙即受周期率之支配。即我国之不生不死,万亡万存也因以部民众在畏死贪生,而一部在冒险敢死,故观过去与并世之兴亡存败可以认识国家与个人修养所应注重点。” 黄炎培当天的日记中就对此记载到:“讯维钧:①与思敬谈;②不平凡仍是平凡;③兴亡周期率;④脚创。” 这第一次提出,是在家庭和朋友小范围之中提倡“周期率”理论。

(二)第二次提出:1942年夏天《揭示民族兴亡周期律而抉破之》的演讲。黄炎培首次正式提出“周期率”是1942年6月30日至7月4日在成都以中华复兴为主题而进行的系列十次系列演讲的第六讲《揭示民族兴亡周期律而抉破之》中提出来的,演讲的时间是1942年7月2日。黄炎培在演讲当天的日记中写到:“第六讲:《揭示民族兴亡周期律而抉破之》。讲得满意。”黄炎培在《揭示民族兴亡周期律而抉破之》中就这十次演讲的内容说到:“这次十个讲题,可以分为两部分,前五个讲题,仿佛是本文的一个前奏;后五个讲题,才可说是本文。而今天所讲的正是本文的开始。”可见周期律是这次以中华复兴为主题的系列演讲的中心内容。这前后十次的演讲,听众涉及“青年学生、工商界从业员、军政人员、各机关公务员”,他们“有从十里外步行来听者,几次大风雨中,听众绝不畏缩。到末讲时,主席金陵大学农学院章之汶院长,令听众填表,自述感想,加以统计,对所提方法表示完全同意者,占81%,表示愿全部实行者,占83%。”(见《中华复兴十讲》第五页《记录的话》。),影响甚大。

(三)第三次提出:1945年7月1日至7月5日间访问延安时,同毛泽东主席关于“周期率”的谈话。1945年7月初,为了推动国共谈判,黄炎培等6位国民参政会参政员访问延安。黄方毅在《父亲黄炎培与母亲姚维钧的情书故事》一文中就此次访问写到: “父亲与毛泽东同志在延安作了著名的周期率对话,提出如何克服历史兴亡周期率的‘黄炎培周期率难题’。回渝后,父亲口述、母亲纸笔写出《延安归来》一书。”黄炎培在《延安归来》写到:“有一回,毛泽东问我感想怎么样?我答: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一生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时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演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也有为了区域一步步扩大了,它的扩大,有的处于自然发展,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强求发展,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艰于应付的时候,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控制力不免趋于薄弱了。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的,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来跳出这个周期率的支配。’毛泽东答:‘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我想:这话是对的。只有大政方针决之于公众,个人功业欲才不会发生。只有把每一地方的事,公之于每一地方的人,才能使地地得人,人人得事。用民主来打破这个周期率,怕是有效的。”这次“周期率”谈话,现在已是家喻户晓,成为黄炎培向中国最高领导人的经典政治建言,至今广为传诵。

6月2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以“牢记使命、进行自我革命”为内容进行的第十五次集体学习学习时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我们千万不能在一片喝彩声、赞扬声中丧失革命精神和斗志,逐渐陷入安于现状、不思进取、贪图享乐的状态,而是要牢记‘船到中流浪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陡’,把‘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作为加强党的建设的永恒课题,作为全体党员、干部的终身课题。党员、干部初心变没变、使命记得牢不牢,要由群众来评价、由实践来检验。我们不能关起门来搞自我革命,而要多听听人民群众意见,自觉接受人民群众监督。要坚持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不断纯洁党的队伍,保证党的肌体健康,不断提升政治境界、思想境界、道德境界,全面增强执政本领,建设一支忠诚干净担当的高素质专业化干部队伍。”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中国共产党经过近一个世纪的发展,至今仍然充满革命精神和斗志,“初心没变”,并将把“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作为全体党员、干部的终身课题,不会“陷入安于现状、不思进取、贪图享乐的状态”,而落入“民族兴亡周期律”的怪圈。重温黄炎培“周期率”理论,对于我们“不忘初心,坚定信念”,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必将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注:黄炎培将“周期率”也写作“周期律”,但并没有说明具体原因。本文所采用的两种提法均为原文提法。)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重温黄炎培“周期率”,为中华民族谋复兴]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